一

  秋天来了。一天早上,荷兰鼠母亲已经清除储物间,她要为存储越冬的谷物做准备。

  “母亲,母亲,不好了,一只紫貂在那边呢!”

  荷兰鼠母亲突然听见松鼠惊惧的喊声。然后,她便见到松鼠慌乱地跑了回家。

  害怕耽误,荷兰鼠母亲马上带著松鼠向枝头爬去。

  她们立在颤颤巍巍的枝头上,警觉地向四周凝望。她们在准备了,一旦有紫貂追过来,便快速逃到其他树枝去。

  但是,她们在树上观查了好长时间,并沒有见到紫貂的身影。

  “是不是你没看清?”荷兰鼠母亲问。

  松鼠说:“如何没看清呢,他还跟我说话来着!”

  “哪些!你觉得紫貂跟你讲话了?”荷兰鼠母亲诧异地瞪变大双眼。

  “对啊!”松鼠说,“他问我在干什么,我讲我想找核桃仁吃,他说道,这个地方核桃仁少,要带我到一个有很多核桃仁的地区去,我这才提升了警醒,想起他是否要先没拿钱到一个偏远的地区去,随后再吞掉我!”

  “哦——”荷兰鼠母亲点了点头,好像在惦记着哪些。

  过了一会儿,荷兰鼠母亲说:“你带我一起去看一下,是在哪儿碰到紫貂的。”

  “但是,他会吞掉大家的!”松鼠一些怯懦地说。

  荷兰鼠母亲说:“不容易的,他要吃大家得话早已追过来了!”

  松鼠感觉母亲说的有些道理,便同母亲一起向看到紫貂的地区走去。

  二

  “哝,他依然还在那边呢!”

  来到一片灌丛周边时,松鼠指向附近的一棵板栗树说。

  沿着松鼠指的方位看去,一只变大了的荷兰鼠出現在荷兰鼠母亲的眼里。

  他的身长有一尺多,小尾巴比人体也要长,而且圆而膨松。他的头短而圆、耳朵里面上面有膨松的短毛簇。体反面及其四肢两侧、足反面和小尾巴均为全黑色或赤褐色。尾部含有浅米黄色。他的眼底下从嘴侧涨一道灰黑色宽斜纹布,颏部有两个灰黑色黑斑,眼圈呈灰黑色。体腹面和四肢里侧呈鲜淡黄色或橘黄色,脸颊呈淡黄色,耳朵里面以及短毛簇均为灰黑色。

  “他并不是紫貂,他的名字叫巨松鼠,也就是大松鼠的含意!”荷兰鼠母亲说,“他不容易吃大家的。他跟大家一样,喜爱吃坚果,以各种各样野果子、嫩叶、花芯等为食。”

  “哦,巨松鼠!”松鼠问母亲说,“但是,看起来跟紫貂仿佛啊!”

  荷兰鼠母亲说:“乍一看是很象,可是细心看着你会发觉,紫貂的样子跟鼬类更贴近一些,而巨松鼠跟啮齿动物更贴近一些,也有,紫貂的耳朵里面上沒有膨松的短毛簇。”

  “哦,是的。”松鼠看见巨松鼠点了点点头。

  “走,我陪你认识一下这名盆友去!”荷兰鼠母亲边说有边着松鼠向巨松鼠走去。

  三

  赶到巨松鼠身旁,荷兰鼠母亲向巨松鼠详细介绍了自身的小孩。

  “嘿嘿,你的孩子警觉性还蛮高的!”巨松鼠把要带松鼠去找核桃仁,松鼠连忙走掉的状况告知了荷兰鼠母亲。

  荷兰鼠母亲说:“为了宝宝的安全性,平常里我是那么教他的,不必跟随路人走。”

  “它是应当的。”巨松鼠说,“值得一提的是,也要来教小孩根据味道鉴别是不是克星的方式!”

  “是的。”荷兰鼠母亲说,“由于主题活动范畴比较有限,还不等他带他闻到大量小动物的味道。”